让“金坛刻纸”活在当代—访省级刻纸传承人孙荣才老师有感

2021-03-10张菀清

空中细雨纷飞,夹杂着一丝寒风,让我不由自主地缩起脑袋,耸起胳膊,使劲地将雨伞往下拽了拽。

“孙女,是你吧。”听闻此声,我不由自主的转过身子,印入眼帘的是一双满是老茧的手,伞柄被紧紧的握住,我透过伞望去,一个满脸孩子像的老爷爷笑着凝视着我,他就是孙荣才老师。



图片发自中青校园App

图为孙荣才老师在接收访谈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张菀清摄

前往金坛区图书馆的路上,孙老师沿路欣赏金坛的美景,不由自主的感叹金坛的环境之优美,百姓生活之美满。据孙荣才老师所说,在这几十年的光阴里,正是有了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,金坛人民的生活才能逐渐富裕。早年间,金坛高楼大厦还未建起,人民生活还未如此方便快捷,孙荣才老师博采众家之长,专攻农村生活题材,创作了数百幅作品,而这些充满生活气息、历史气息、人文气息的作品更加完美的诠释了金坛的发展历程。

金坛刻纸根植于当地民间艺术,由剪纸派生而来。用一把刻刀,一张宣纸,一块蜡板,结合阴刻、阳刻、填彩、绘彩、衬彩、叠层等手法,描绘各种栩栩如生的画面。其中叠层更是金坛刻纸首创的表现方法,利用宣纸半透的效果映衬人物形体线条,从而层次分明。

金坛东方盐湖城内有一纸花镇,里面展示着孙荣才老师的两幅作品《凤舞》和《碾谷子》,精妙绝伦的画面、栩栩如生的人物、活灵活现的动物无一不在突显着制作人高超的技艺。当初偶然闯入,才知“金坛刻纸”是常州市唯一的世界非遗,可是身为金坛人却从未了解,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愧疚。



图为金坛区东方盐湖城纸花镇的孙荣才老师刻纸作品《碾谷子》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张菀清摄
图为金坛区东方盐湖城纸花镇的孙荣才老师刻纸作品《凤舞》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张菀清摄

但我不解的是为何金坛刻纸像是遗落的珍珠,明明拥有其珍贵的本质,却被不起眼的外壳遮盖着,即使是金坛土生土长的人,也几乎未听说过这一非遗。

平易近人的孙老师让我不由自主的松弛了下来,怀着好奇的心询问孙荣才老师为何金坛刻纸的知名度不高,甚至本地人都从未真正的了解过刻纸,更有迷茫者以为其是剪纸。孙荣才老师叹了口气,“金坛刻纸是一个非常冷门的行业,在最早的时候,一个月仅有35元,很少有老一辈的能够坚持下来,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热爱。在这个年轻人更喜欢娱乐的时代,就更加缺少新一代的年轻人能够喜欢刻纸,学习刻纸,并且坚持下来。” 

35元的月薪在当时仅仅只是能够勉强糊口,根本不能作为一门工作,也不被大家所看好,更多的人在经济高效发展的时代里选择了能够发家致富的工作,极少一部分的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不舍弃之,将其拾起,背上自己的行囊,通过自己的微薄之力使“金坛刻纸活化”。

图为知一团队成员与孙荣才老师合照。中国青年网通讯员承越摄

从孙荣才老师的语句中,我体会到了对于金坛刻纸的惋惜,对新生代孩子的希望。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不应该被埋没,老祖宗留下来的具有百年历史金坛刻纸更加需要我们去传承,去弘扬。如果说金坛刻纸是中国传统文化遗留的珍珠,那这些花费一生光阴坚持在刻纸上的传承人就是“拾荒老人”,他们弯下腰,躬着身子,从无数的沙砾中发现了这最为闪亮的一颗。

在时代变迁的惊涛骇浪中,怀揣着一颗热爱的心飘洋过海,坚持传承“金坛刻纸”。

一审编辑:廖旭